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清风

明眸善睐游尘世,月朗星稀锁黛眉。清韵千秋今古赋,风姿绰约隐仙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主要从事教育工作,喜爱文学艺术,曾在某些报刊杂志发表过一些通讯报导、散文、诗歌作品,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站建有《文映文集》,部份诗词已选入《烟雨红尘》签约作品。安黴省诗词协会会员、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风·天上缘 凡尘泪(长篇叙事诗) (全文完)  

2017-06-21 17:39:32|  分类: 古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古风·天上缘 凡尘泪(长篇叙事) (整理稿) - 品文 - 明月清风
 
  (网络图)
 引子 
 (新韵)
 女娲炼石补天时,剩下一块留埂峰。日月精华来哺育,天长日久灵性通。
 自叹自怨无人识,嗟叹之际僧道临。端坐石旁说古今,神仙逍遥在天庭,
 
繁华富贵算人间,石头越听越心动。遂请尊师发慈悲,带到凡间走一程。
 富贵人家得享受,温柔乡里倾真情。自当永记不忘恩,僧道齐说好
 美中不足有乐事,好事多如一梦。红尘美景虽然好,人非物换万境空。
 不如不去倒自在,顽石情炽那里听。苦苦哀求二仙人,携带凡间度人生。
 二仙施法助顽石,劫终之日还夲形。演译一曲露泪缘,梦醒重回青埂峰。

 有缘 而无份

薄命红颜林黛玉,夲是绛珠下凡间。只因生长临河上,受恩神瑛甘露缘。
仙草修成女儿身,大恩未报心不安。得知侍者降凡尘,投胎贾府戴男冠。
仙女绛珠凡心动,来到警幻法座前。为报侍者大恩德,托生美女去
还。

痴心眼淚天天流,扱答甘露数万年。到了林府做小姐,表亲宝玉

慈母早逝无依靠,寄居舅家倒也欢。外甥女儿贾母疼,视如珍珠掌上悬。
表兄表妹同居住,一起戏耍同三餐。宝钗薛氏诸姐妹,再加湘云刑岫烟。
迎春姐妺人三个,李纹李绮李纨添。宝玉姐妺花园住,佳丽各据好庭轩。
苍天有意怜才女,金钗欢聚大观园。国色天姿兴诗社,誉名海棠赋诗篇。
女儿队里宝玉乐,婢子丛中也情牵。相亲相敬林妹妹,幼小相知更相怜。
黛玉性孤少笑容,心多猜疑话尖酸。背里流泪知多少,消颜痩身病恹恹。
灵通宝玉被遗落,宝玉失魂起疯颠。搬离怡红居上房,贾母作主婚事完。
黛玉虽有才和貌,不及宝钗心地宽。定下良辰和吉日,求亲姨妈礼数全。
袭人见状夫人禀,婢妾如实道真言。宝玉到底和谁好,事到如今不敢瞒。
他和黛玉俩相好,合意同心情绵绵。事不隨心加了病,天大担子我怎担。
说得夫人沒主意,回明贾母更心烦。请來凤姐作主张,偷梁换柱婚事办。               
拜堂照常与合卺,盖头遮住宝钗面。只说娶的是黛玉,搀扶丫环定紫鹃。
只要一时来哄过,进入罗帏自团圆。薛林姿色不上下,宝薛二人也情缠。
如若半途起风波,老爷罪责谁敢拦,瞒天过海关要闯,谨言慎行诫丫环。


 二、婚情露  魂魄飞

神情愰愡日不食,辗转反侧夜不眠。伤心事儿向谁诉,泪水掩面宝玉恋。
几载同居情谊深,热嘲冷喷他不厌。挑他嗤他笑脸迎,得他关心更周全。
前生种下孽缘份,海誓山盟心相连。袓宗百般来呵护,姐妹众多独占先。
思索再三拿主意,探访姐妹释疑端。寻找乐趣驱睡魔,莲步慢离萧湘舘。
红香圃园闻哭声,山坡之上有泣咽。何人在
久拉泣,来到身旁仔细看。
识得丫环儍大姐,老太房中粗使唤。在此落泪为何因。怎样呕气又受寃。
黛玉仔细问原由,问来问去无语言。到底何事说不清,吞呑吐吐磨半天。
冬瓜茄子糊乱扯,黛玉听来心里烦。挨打挨骂也活该,是非不明怎么办。    
快把实话说出来,为你排忧来解难。儍里儍气和盘托,只因二爷把婚完。
黛玉闻言大吃惊,忙问谁家姻亲联。薛大姑娘我叫惯,过了门后口难变。
姐姐听见就打我,说我多嘴将我搧。言辞未了心早殇,黛玉顿感沉深渊。
连忙追问是谁家,谁是媒婆红线牵。太太自去求亲事,亲上加亲媒妁免。
出月初三准时娶,前天行茶大礼搬。画楼添阁似天宫,洞房打扮更好看。
跟了他们去逛逛,见了世面心里欢。婚嫁大事都知晓,装鬼弄神把谁骗。
黛玉听了呆呆怔,魂飞魄散神态乱。两眼发黑脸无色,日月无光天地暗。     
怨气冲天胸襟闭,挪动莲步腿发软。恰似霹雷夺魂魄,万箭穿心把身残。
几载幽怀付南柯,天大好事被折散。鸳鸯成双被棒打,比目鱼儿被浪淹。 
心如刀剿泪无痕,万般恕恨向谁算。冤家总是狭路逢,问问宝玉作何辩。 
三、潇湘怨 唯落泪 
绛珠泪
面似,娇身病体莲步移。三脚当成两步走,身轻如燕动如飞。
怎顾病魔己缠身,去找宝玉问端霓。不见姑娘紫娟寻,眼看黛玉行走急。
忙喊姑娘快停下,小心慢走脚踩泥,任凭叫喚总不应,要去哪儿我来陪。
一点真魂出了窍,今天样子委实奇。见她直奔上房去,连忙追上问找谁。
什么事儿这等紧,拖垮身子又添疾。关心话语耳边风,进了门闾步履逸。
正逢贾母睡午觉,廊下小儿在顽皮。尤似未见闪身过,直奔宝玉房间内。
此时二爷才睡醒,袭人侍候把身起。猛然抬头见姑娘,神情愰惚很诧异。
忙请姑娘房中坐,二爷方才还提你。紫娟身后打手势,袭人思量更觉奇。
不便明说问虚实,只见两人会心意。黛玉嘿嘿无语言,二爷呆呆直吁唏。
问你得了什么病,为了妹妹病因起。老老少少谁不知,相坐半日无声息。
一个坐着在发楞,一个似醉笑嘻嘻。吓坏旁边两侍女,不晓原由怎问及。
若是这样离不开,只怕引祸生是非。袭人借故说天冷,姑娘身上未添衣。
受了风寒加病症,多服汤药又延医。还是早点回家去,养养精神好将息。
我陪姑娘回房去,扶侍二爷不敢离。紫娟会意称道是,遂请姑娘快快回。
话到耳边听不见,四目凝视好悲寂。不相送来不告别,一对情痴着了迷。
姑娘提脚出了门,紫娟隨后紧跟隨。刚刚走到潇湘舘,眼前景物引魂归。
天昏地转摔地上,哇地一声鲜血滴。脸黄唇白无血色,紧闭双目剩口气。
慌得紫娟没办法,叫来雪雁搀玉体。挪进牙床倒西施,双目无神唯落泪。
好像痴呆又明白,叫她不应也不理。如今弄到这地步,百般劝慰难释疑。
人参煎汤可提神,熟米熬粥补胃脾。黛玉摇头全不用,服药煎参再莫提。

四、忆往昔 断肝肠
 
姑娘回到潇湘舘,一病不起卧绣床。不用药来不用参,茶水饭菜全不尝。
 
玉碎香残寐不眠,两眼无神恨夜长,五脏如焚身发热,冷汗浇体手脚凉。
 
咳嗽不断莺声哑,弱不胜衣反自戕。櫻唇干裂如白纸,面黄肌痩陷眼眶。
 
苟喘残延气息徵,弱柳娇身不堪伤。刚离襁褓遭不幸,椿萱见背离高堂。
 
无兄无弟无姐妹。幼小无知别家乡。如今病体难支挣,留下孤魂受凄凉。
 
來到舅家被款留,疼爱有加于股掌。虽有袓宗来呵护,里面情节谁知详。
 
知心话儿与谁诉,持娇撒宠几分藏。舅父舅母不管事,凤姐生性敢担当。
 
诸事只她想得到,里面阴险外头光。为人正直大嫂子,好好先生道学腔。
 
园中姐妹虽相好,难免是非有偏向。丫头婆子不好惹,对她谦让反说狂。
 
自存身份免人賎,使尽心机保安康。平日唱喏胡斯混,落叶归根在哪厢。
 
居人檐下隨人便,酸甜苦辣自个扛。只有宝玉常亲近,儿时同居在二房。
 
朝夕相伴在一起,如影隨形总一双。终身事儿他无主,软款温柔却在行。
 
天生一个风流种,那里去挑有情郎。年庾相仿大一岁,论才论貎也相当。
 
觜上虽然没说破,暗中各自在参详。他借典故打哑谜,我生嗔来把他呛。
 
几翻变脸他掩过,仍以典故露真肠。一点芳心注定他,祈求与他共罗帐。
 
失却佩玉乱夲性,事到如今没主张。傻大姐一番,一团火热化冰凉。
 欲和宝玉来佐证。乱了礼仪与纲常,见他呆里又呆气,看他那个傻模样。
 
怎么能把是非分,哪能辨出青与黄。回天无术怎么办,莫惹旁人来反戗。
 
宝钗和我姐妺情,却是摧命恶魔王。共枕鸳鸯他消受,我是孤雁把月望。
 
穿花蛱蠂他狂舞,西子捧心我恐惶。贤良德淑她尽占,浪迹天路上
 想来只有黄泉路,昼夜无眠细思量。填完前生孽缘债,淌干泪水命也丧。
 
苦命红顏无爹娘,他乡憧憬梦一场,乍然一身无牵挂,恋人间系黄梁。
 五、 焚诗稿 斩情根
 
病体日渐见加重,紫娟不离黛玉身。病在心里无药治,唯有安慰姑娘心。
 
侍伴左右经常劝,姑娘得病到如今。身体消瘦面无容,水米不曾沾嘴唇。
 
伤心泪水没流够?日益消瘦娇体损。拿拿镜子照照看,脸面无颜血色贫。
 
不知病根因何起,不是暑热风寒侵。只有自己才知晓,问得姑娘只出神。
 
那有黛玉操心事,只因运逆恶煞临。日益加重谁望好听天由命度光阴。
 活在人间也多余,六根清静事不闻。姑娘说的什么话,紫娟听来也纳闷?
 
袓宗百般疼爱你,视你如同掌上珍。若有一长戓二短,祖宗悲恸怎能禁。
 
把你当成珍和宝,又得二爷呵护真。一颗心儿为姑娘,请安问好不离门。
 
忽听提起宝玉来,挑起辛酸把脸沉。这些人儿莫提起,哪来知故着热亲。
 
姑娘不要再任性,自已身子值千金。况且林门又无后,只靠姑娘香火存。
 
万事皆轻身子重,姑娘二爷本互尊。辨事明理最善行,黛玉听了如刀刃;
 
莫提读书和写字,这种东西乱分寸。诗书礼乐害自己,莫把精力习律音。
 
念书生出孽缘帐,识字引起动情根。穷乃工诗夲不错,诗书解闷哪能信。
 
悔恨当初学诗书,读书学文今生恨。诸子百家都念过,熟读诗书枉费神。
 
凹晶舘内葬花魂,栊翠庵中调素琴,怡红院里行酒令。秋高气爽赋诗文。
 
持螯把盏重阳赋,弔古攀今五美吟。奴家不久入黃泉,玉石俱焚化为尘。
 
有气无力呼紫娟,取来诗帕让我品。此帕乃是宝玉物,提诗交心视如珍。
 
二十八字心相映,点点斑斑留泪痕。绫帕依然人心变,春梦一场似浮云。
 
呼喊紫娟添炭火,诗帕诗编一并焚!姑娘烧了真可惜,丫头哪知我胸襟?
 
聪明反被聪明误,要把聪明还乾坤。抛却烦恼回头看,返本还原现己身。
 
原是天上降珠草,来到人间了惠恩。香奁篇句全烧掉,不留遗憾误后人。
 
紫娟一时无主意,左劝右说无应允。可怜姑娘断尘缘,二爷那厢另一春。

六、施计谋  假代真
传来消息娶黛玉,宝玉暗喜心欢畅。木石姻缘今生定,金玉良缘置一旁。
满腹忧愁顿时消,精神饱满体健康。疯疯颠颠病魔去,数着日子佳期盼。
妹妹不是凡间种,原是珠宫第一芳。眉锁春山臧秀气,眼含秋波心意藏。
半嗔半喜多情态,青眼相看格外爽。怜香惜玉心怀柔,玉珠缤纷更悠扬。
满腹心事诗帕酬,磨墨挥签相对唱。天上掉下林妺妹,诗词出口便成章。
心里总是装着她,你恋我爱求久长。不把琴心通卓女,也将萧韵引凤凰。
如今金屋藏阿妹,诸事齐备心好爽。好事成双除忧愁,欢天喜地乃睱想。
一日凤姐来问候,打起精神把病养。谢谢姐姐关照到,喜笑颜开挂脸上。
凤姐见状提婚事,迎娶妹妺心莫乱。宝玉一听好欢喜,连日不见甚思量。
要见妹妺诉原由,面告病愈报平安。凤姐叫声宝弟弟,未过门来怎见郎。
千金贵体也害羞,宝玉笑说我真夯。话在心中说出口,露出馅儿心发慌。
我心已交林妹妺,等她来拿心才宽。凤姐闻言打住笑,明早迎亲你去抢。
姐有一言要嘱咐,到时莫耍小魔王。老太太年高勿惹,老爷话语莫违抗。 
莫让他们喜又忧,千叮万嘱可别忘。凤姐转身见贾母,说起宝玉仍颠狂。
他那模样像猴头,提起林字便兴盎。有说有笑病已痊,暂时哄过关难闯。
只怕临场露了馅,天大好事难收场。千思万算设计好,使计用谋你最強。
祖宗交待凤姐办,要让祖宗心宽畅。鹊巢里面暗藏鸠,凭借怜利嘴一张。
定叫牛郎会织女,双双必进罗锦帐。吉日良辰定明天,整衣着裳宝玉忙。
喋喋发问总不休,天尚未晓花桥盼。凤姐再三来叮嘱,谨记父命孝为上。
随缘遇份八九分,不如人意也寻常。多点开心少烦恼,过去事情要全忘。
话中有话听不明,点头称是觉无妨。林家快到潇湘馆,忙呼紫娟做伴娘。
宝玉被蒙在鼓里,兴高彩烈喜洋洋。欲知后事怎分解,请看下文仔细详。

七、 气淹淹  悲凄凄
紫娟原是贾母婢,温柔机灵心儿善。拨与黛玉派差遣,主仆两人情翩翩。
仔细观察在暗中,参祥主子为姻缘。满望京兆挥画眉,那晓鸳鸯被拆散。
猜她心思眷宝玉,一点幽灵为他恋。病势一日重一日,娇体焦碎无容颜。
夲想实情禀贾母,那边有事不敢传。为着宝玉迎亲事,那有人到萧湘舘。
一边是热热闹闹,一边是泪痕潺潺。小姐身健体康时,熙熙嚷嚷姐妹炫。
这个没走哪个来,说说笑笑总心欢。如今病危无人问,恨那二爷忘前言。
明知病重不探视,生巴巴的把情断。公然负义情理亏,拿何颜面对紫娟。
正自伤感不平时,忽见黛玉气息喘。慌的紫娟没主意,夜深人靜谁沾边。
心急如焚怎么办,思来想去找李纨。大奶奶心地公平,善结人缘都称贤。
霜居不会去洞房,忙令稻香请请看。李纨赶来见黛玉,昏迷不醒低声唤。
叫无回音呼不应,众人慌乱泣声涟。悲戚之时林家到,紫娟姐姐少悲咽。
奉二奶奶差遣我,叫你快去伴新娘。紫娟听了好气恼,这样相逼为那般。
那里不少人侍候,聪明伶巧不派遣。偏偏指名要我去,还要把人死里赶。
若再相逼拼一死,誓同姑娘赴黄泉。我若忍心离她去,洗面穿衣谁来管。
今朝断不离此地,粉身碎骨心已坚。锦上添花我不为,不求富贵不上攀。
宁愿守这冷香阁,繁华乐园我不贪。小姐归西事情了,任凭处置或遣返。
眼见姑娘气未断。想着黛玉苦不堪,受尽磨难更凄凉,铁石人儿也心软。
林家说上命难违,紫娟言语怎敢传。李纨指着林家瞧,这般情景谁不怜。
除了紫娟谁可靠,心里着急言语闯。两个竟像亲姐妺,不分主仆情绵绵。
赤胆忠心护主子,完了大事隨她愿。这里有个好主意,两全齐美换雪雁。
大奶奶发下了话,林家想抗也不敢。先带雪雁去顶替,这里情景如实转。
严寒方知松柏翠,隆冬才晓腊梅妍。欲知雪雁顶替事,且看宝玉再疯癫。
 
八、娶宝姐  闹疯癫
带来雪雁见凤姐,潇湘情景林家告。黛玉姑娘命垂危,紫娟照料把夜熬。
难以分身潇湘舘,大房奶奶惦量着。暂叫雪雁来替换,凤姐才允她代庖。
雪雁答应伴新人,随后便把洞房瞧。珠络银光色灿烂,香炉宝鼎云烟飘。
门前五彩喜气盈。红毡地毯作路标。宾相插花披红锦,乐工击鼓奏笙簘。
专候新郎迎佳偶,识女牛郎渡鹤桥。雪雁慢步到新房,只见宝玉喜眉梢。
气色红润精神爽,笑容满面意气豪。往日情倾林妹妹,今娶新人忘旧交。
痴心女子负心郎,说来不差半分毫。阵阵欢声乐鼓喧,声声恭贺花桥到。
手扶新人雪雁伴,缓步走过红毡条。拜过天地拜祖宗,老太欢喜乐滔滔。
公婆面前行大礼,新人交拜琴瑟调。宝玉偷把新娘看,盖头遮住美人娇。
再看伴娘是雪雁,心生踌躇仔细瞧。为何不见紫娟姐,主仆二人漆共胶。
如影相隨不分离,为何廻避在今朝。行礼完毕入洞房,坐帐交杯过俗套。
宝玉开言问妹妺,病己痊愈身可好。礼节繁杂会劳累,担心妹妺定疲劳。
忙把盖头揭了去,省得妹妹热难熬。众人见状都惊慌,凤姐忙劝莫心焦。
宝玉性急揭红罗,定睛一瞧吓一跳,原来不是林妹妹,薛家姐姐坐蓝桥。
妹妹此时在何方,这一惊吓可不小。凤姐忙说老爷在,切莫乱说儍气闹。
宝玉惊疑沒主意,忙拉袭人问根苗。你说谁在床上坐,袭人笑说太唠叨。
宝钗姐姐人一个,怎么不识她丰貌。你说迎娶林妹妺,为唅平空掉了包。
黛玉妺妹没福气,老爷主张谁敢拗。宝钗姑娘福份大,姨表开亲门庭耀。
宝玉听了惊破胆,恰似霹雳震云霄。顿时脸上变颜色,怒气冲天似火浇。
忽然又犯疯癫病,胡言乱语信口嘲。声声要到潇湘舘,句句要把妺妺找。
我病为她她为我,比翼双飞鸟同巢。这事若让她得知,定叫妺妹娇身倒。
总是因我误了她,由她咒骂不避逃。让我和她见一面,阐明心迹情缘报。
我也不久于人世,一点灵魂皁出窍。把我送到阴间去,好与妹妹心愿了。
你们百般服侍我,到头枯骨葬荒郊。现在倾吐心中话,留下遗言谨记牢。
洞房花烛奇变生,潇湘舘里魂魄飄。这边热闹结苦果,那边悲戚风雨摇。
一个要上天堂路,一个在劫正难逃。气息奄奄命难延,潇湘舘内知分晓。
 
注:宾相,举行婚礼时赞礼者。
    珠络,缀珠而成的网络。头饰之一种。


九、魂魄飞  受煎熬
 
树影几枝横窗上,门庭冷落秋雁噪。贾母筹办迎亲事,抽身来把黛玉瞧。
 只见厌厌,人事不醒魂出窍。杏眼微睁见贾母,欲行礼节力不绰。
 免强支挣把头,低声细语祖宗叫祖宗白疼我一场,二句未完音便消
 
言万语已噎
 
 
 
 长
 

 
不论派到何房去,安身立命要记牢。休要使性嘴要乖,遇事细心要周到。
 
别的姑娘难侍候,也要忍耐強作笑。黛玉说到伤心处,紫娟珠涙满脸跑。
 
姑娘处处恩待我,恩重如山无以报。知心话儿有满腔,却又无人可以聊。
 
丢开愁肠少悲哀,安心静养把病疗。苍天可怜落难人,草木逢春病去掉。
 
为你磨墨绘书画,并坐纱窗花线雕。代挽盘龙理玉钗,手执鸾镜香粉调。
 
你我小径持纨扇,步月隨行游池瑶。寒夜挑灯斗骨牌,摘花皁起在春朝。
 
奴的造化姑娘给,主子对我肝胆照。若有三长并二短,终身念佛定到老。
 
丫头莫把儍话说,看我这副骸形貌。还有一事相嘱托,死后不把亡魂超。
 
我本江南秦淮人,枯骨不能葬异郊。送我回归故里去,紫娟回说谨记牢。
 
环佩断不空归还,姑娘心事奴知晓。二爷何等相亲近,上上下下都知道。
 
说三道四莫轻信,黛玉只是把头揺。正然还要说什么,痰往上涌迷心窍。
 
嚅嚅说出好宝玉!三字不清魂魄飄。这边黛玉尸骨寒,那边宝玉迎新娇。
 
这厢阴房三更冷,那厢洞房花烛高。死去活来紫娟泣,悲悲凄凄受煎熬。
 
 
第十回  癫病发  吊亡灵
 
宝玉成亲发癫病,不思茶饭不安宁。昏昏沉沉更癫狂,时哭时笑言不清。
 
贾母躭心疼儿孙,夫人王氏泪水行。多智凤姐没主意,袭人会哄无作用。
 
唯有宝钗善观察,暗想病发皆痴情。日日哄骗不是事,使他终日瞎折腾。
 
打开窗说亮话,死心踏地口舌省,含笑来对宝玉,整日胡言又懵懂
 

 

 

 
 
 

 

 

 

 
高山流水觅知音,纱窗疏影留娇声。浓淡适中压繁华,琴棋书画受众称。
 
虽然飘蓬到贾府,冰清玉洁贵身份。秋水伊人蕴雅意,两情相爱哑谜通。
 
片言只语来挑,呑呑吐吐爱慕倾。怎敢亵狎仙子身,唯愿美满姻缘定。
 可恨月老不作媒,宝玉难抗父母令。棒打鸳鸯两分离,林家妹妹被我坑。
 
往事桩桩映心头,泪水怎解心中恨。忙问紫娟诗稿在?我要焚香细赏评。
 
姑娘自己焚化了,佳词妙句葬土中。为觅知音少钟期,伯牙摔琴泪水涌。
 
可恨临终未见面,可恨心事无人听。千言万语诉给谁,闫王地府辫分明。
 
看破凡尘镜中花,相逢一场梦已醒。只望与你成双对,相伴终身度天年。
 
越思越想越悲痛,泪水淋淋湿衣襟。只哭得云愁雨泣,只哭得星暗月朦。
 
听了一翻真情话,紫娟怨气也消溶。九泉之下姑娘知,只是二爷多保重。
 
 
十一回 泪痕涟  肝肠断
 
宝钗本是闺中秀,更是园中一俊颜。气若幽兰斗芳菲,姐妹都把宝钗赞。
 
自与宝玉成婚来,为他病魔心不安。此病皆因黛玉起,伤心积痛眉不展。
 
常把良言来劝解,劝他迷途要知返。怎能萎靡神恍惚,整天不思茶和饭。
 
白天痴呆犯糊涂,晚上难眠不眨眼。长吁短叹自言语,五经四书丢一边;
 
衷言逆耳说与听,夫君细听妾进言。你是世上奇男子,智慧聪眀都尽占。
 
林妹才华无人比,柳亸花娇
 

 
耀
 
与妹心相连。
 
飘然撒下我,临终未曾见一面。千头万绪没处说,痛心疾首肝肠断;
 
为人哪个没心事,亲疏之间也要选。祖宗视你如性命,太太爱儿疼心间。
 
你是太太独生子,慈母深恩要细掂。老爷只望中金榜,家道兴隆皇恩延。
 
合家老小全靠你,千斤重担靠你肩。你我姻缘天作配,前世修来终有缘。
 
望你成名振京城,荒废学业要收敛。枉费心机辜负奴,指望不成心里寒;
 
儿女夫妻都是假,富贵功名似云烟。一心了却凡尘事,误入迷途做道仙;
 
又在乱说糊涂话,圣贤之书只空谈。痴迷不悟终为害,修道成仙何人见。
 
哪有长生不老术,虚无警幻口头禅。傍门左道会误你,治国安民好儿男。
 
承前启后是大儒,父母膝前要孝廉。祖宗传统要继承,尧舜孔孟古圣贤。
 
萧曹房杜功业著,韩柳欧苏文章显。周程论道到张朱,古有先贤可为鉴;
 
说的宝玉心开窍,洗尘革面心地宽。妙药一剂病根除,四书五经重新念。
 
 
十二回  会和尚  因果
 
失了灵通落了魂,终日昏睡在梦中。幸遇和尚将玉还,身心才得有安宁。
 
翌日似睡又非睡,心爽神定身子轻。忽闻和尚又来到,堂前相见郊外行。
 
远望牌楼在荒郊,回头不见和尚影,苍松翠柏耸云天,青竹霞影白日笼。
 
异鸟珍禽闹山林,琪花瑶草数不清。清静境界无尘埃,此地不与凡间同。
 
四个金字悬牌楼,天上人间此处分。旁边一幅长联对,凤篆龙章玉琢成。
 
左边:过去未来莫谓圣贤能打破      右边:前因后果须知亲近不相逢
 
灵机一动宝玉悟,正要来把因果问。恍惚遇见鸳鸯姐,却是亡魂秦可卿。
 
晴雯不改生前样,凤姐依旧往日容。三姐尤氏眉目怒,气势汹汹把箭橫。
 
她们原来都在此,不言不语总无情。慌慌张张进殿堂,金壁辉煌气势雄。
 
十座神厨当中列,宝冊天书锦铂蒙。仔细翻阅从头看,诗词题咏首首精。
 
一根金钗一条带,一半懵懂一半明。上写金陵十二钗,隐语微言记不清。
 
宫装打伴仙家女,来说妃子请前进。宝玉发问是何人,神瑛使者是你名?
 
仙娥回说随我走,后果前因来认定。惶恐不安心猜疑,白石栏杆绕数重。
 
院内种植一株草,半是葱郁半是红。飘飘荡荡隨风舞,袅袅婷婷向日迎。
 
此草何名种此地,原是绛珠化菁英。神瑛侍者浇甘露,成仙下凡报恩情。
 
心愿己了归原处,如今得意更欣荣;仙妃久侯休迟缓,来到琼楼玉宇中。
 
宝玉檐前听宣旨,仙妃懿旨再来请。宝玉屏气垂手立,珠帘高卷唤神瑛。
 
低头睁眼往里瞧,俏丽仙妃端庒容。形同黛玉一个样,惊喜悲哀动七情。
 
叫声妹妹想煞我!侍女一旁喝住声。这是仙府清静地,怎容凡间浊气冲。
 
黄巾力士来锥打,吓得宝玉往外挣。迎面碰上癞和尚,来因去果再提醒。
 
来此心中应明了,弟子凡胎弄不清。宝册诗词须谨记,天机玄奧莫看轻。
 黛玉夲是绛珠草,报答神瑛离仙宫神瑛原来便是你,同到凡间走一程。
 琼浆甘露恩已报,造成姻缘夲无份。没有夫妻牵连债,填满情字还原形。
 
谁是黛玉和宝玉?识得夲性便成空。归夲还原方省悟,露泪姻缘断了茎。
 
谢声师付指迷途,参佛悟道仙路通。抛家弃室隨师去,青埂峰下诵佛经,
 
 
十三回 科举中 却凡尘
 
贾政料理坟基事,接到家书获喜信。赦罪复职心中喜,宝玉走失添忧心。
 
昼夜趱程回家转,行到陵阳大雪浸。泊船靠岸辞朋友,打发下人投帖文。
 
自在船中写家书,分付众人早回音。抬头忽见船头上,雪影之中来一人。
 
光着头顶赤着脚,大红猩猩毡披身。倒身下跪拜贾政,急出船仓去问询。
 
那人连续拜四拜,站了起来问个讯。正要还揖迎面看,正是宝玉忙发问?
 
为何这般来打扮,跑到这里是何因?宝玉未及来回答,只见舡头上二人。
 
僧道夹住宝玉行,还不快走俗缘尽!三人飄然登岸去,贾政急忙去紧跟。
 
紧追快奔跟不上,三人吟歌响凡尘。一面听歌一面追,转过山坡无跡痕。
 
惊顎之中问小厮?可见三人坡前隐。前面三人绕过坡,老爷在后紧追寻。
 
一片旷野白茫茫。倐然不见无痕印。发生事情真古怪,僧道频现好纳闷。
 宝玉生下含玉来,不祥之兆已早存。夺魁兰哥中,家道复兴转好运。
 悲喜交集不细述,早修家书把事论。生下宝玉历劫数,天籁之音醒凡尘:

 
之音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豪太空。
 谁与我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